——聚焦跨行政區域礦山資源安全生產問題
  [編者按]
  安全生產事關群眾生命,必須居安思危、警鐘長鳴。
  近日有讀者反映,我省一些地方的礦產資源由於被行政區域分割,造成了安全生產隱患,整改難以執行。天然礦產資源遭人為劃分,究竟會帶來哪些影響?現有協調機制能否充分發揮作用?如何進一步優化協調機制,化解矛盾,強化安全生產?本報從今天起推出《聚焦跨行政區域礦山資源安全生產問題》系列報道,敬請關註。
  □本報記者 劉星
  “一年多過去了,我們還是只能開采半邊山。”1月7日,記者見到大竹縣恆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吉旺礦區安全負責人黃建時,他滿面疲憊,為了取得地跨兩縣的同一座礦山另一半的開采權,他費盡心力,但至今仍無果。
  黃建遇到的情況並非個案。記者近日跟隨省安監局前往綿陽市平武縣、廣元市朝天區、達州市大竹縣、內江市威遠縣等地礦山採訪,發現部分礦山由於地處兩縣、兩市、兩省,造成不必要的資源浪費和安全隱患。“礦產資源是天然的,行政區劃是人為的。”享受國務院政府津貼、原成都市建材設計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沈乃超表示,人為劃分後,由於沒有專門的機構和機制來加以保障,除開發利用過程中容易造成大量資源浪費外,還容易造成安全生產隱患。”
  個案
  小礦山分屬兩縣安全問題難整改
  採訪中,記者在大竹縣恆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吉旺礦區看到,大約40米高的山被劈開,露出階梯狀的山體,部分臺階高差超過20米。同行的省安監局安監一處副處長朱雅琴介紹,該礦山臺階高度和坡度較高,很容易發生邊坡坍塌,造成人員傷亡。
  翻開該礦山的安全檢查記錄,這個問題最少有三次記錄都已經提到過。記者能找到的最早的一次是2014年2月17日,該縣安監局、公安局、國土局、城西鄉政府來該公司時就已經指出,但至今此問題依然存在。
  礦主何以如此大膽?對此,黃建表示很無奈:“我們地盤太小了!目前這個臺階高度和坡度都已經盡最大可能做到符合標準。如果要我們把高度差和坡度降下來,就有可能碰到別人的礦區。”
  原來,大竹縣恆源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吉旺礦區是一個典型的小礦山,根據礦山標識,該礦山設計生產規模5萬噸/年的石灰石,礦區面積僅為0.0124平方公里。礦山的區域是山體位於大竹縣境內的一邊,山體的另一邊就是渠縣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該公司只有從山脊處“劈開”,逐步開采屬於自己的礦產資源,由於半邊礦山面積不夠,臺階高度、坡度、破碎作業區等安全距離,都未能達標。
  調查
  礦山跨兩地本級國土部門難作為
  黃建介紹,天然形成的礦產資源因為行政原因被劃分為兩地的情況,他們2013年已向大竹縣國土局反映。“縣國土局表示,那是另外一個縣無力解決,只有往上反映。”黃建告訴記者,一年多過去了,所反映的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。
  沈乃超從事礦山開采利用研究工作多年,對全省天然礦山資源的開采利用方面的情況十分熟悉。“在我省甘孜州、涼山州、攀枝花市等地均發現礦產資源跨兩地的情況。”沈乃超說,這樣的情況並不僅僅存在縣與縣之間的礦山,還有市與市之間的礦山,甚至還有省與省之間的礦山。“這次安全檢查中,我們發現不少這樣先天不足的礦區。”朱雅琴說,“礦產資源跨兩地,想要靠後天各種措施來保證安全生產,都顯得力度不夠。就如一個先天不足的嬰兒,出生後靠各種醫療條件來保障成長,真的十分費勁。”
  按照現有法律法規,各地在開采礦產資源時均各自為政。“同一礦山跨界後,左邊是臺階開采,右邊也是臺階開采,最後一個大山就被開采為一個臺階式的小山。而這個小山本來也是礦產資源,卻因為行政區劃的原因被遺棄了。”對此,省安科院礦山研究所專家黃會勇十分擔心,如果各地後期給礦山植綠等工作沒有跟上,還可能引發其他環境或安全問題。
  (原標題:一座礦山跨兩地 安全生產問題多)
創作者介紹

氣球

yh92yhet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